Tag Archives: 演技派電影

《星際異攻隊3》後的迷思

《星際異攻隊3》(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 3)是一部2023年美國超級英雄電影,改編自漫威漫畫旗下超級英雄團隊星際異攻隊的故事,由漫威影業製作、華特迪士尼工作室電影發行。電影為2017年電影《星際異攻隊2》的續集,同時為「漫威電影宇宙」的第32部電影作品,屬於漫威電影宇宙第五階段,由詹姆斯·岡恩編劇和執導。主體拍攝於2021年11月在亞特蘭大開始進行。
2023年4月22日,《星際異攻隊3》在巴黎迪士尼樂園上首映,2023年5月5日在美國院線上映。本片作為《星際異攻隊》三部曲的完結篇兼岡恩的最後一部漫威電影宇宙作品,獲得正面為主的評價,媒體與影評界對演員的表現、岡恩的執導、情感刻劃、配樂讚譽有加。

星際異攻隊三適合在大戲院看的電影,大場面的電影的戲院居然只有我一個人,這部電影的預算成本是2.5億美金,值得我們來看看他到底如何花這筆錢。這部電影可以從多方面來思考.
這是一個純然的商業娛樂大片,從影像敘事的概念來看,敘事學Narratory的法國學者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所謂「作者已死」的概念,也就是影視創作者一旦影像作品放映在市場上,影像內容的詮釋就完全交給觀眾,所以這部片子的解讀就會需要觀眾一些特定的認知能力。我於是光看場面及人物的造型就發現非常的具有想像力。
《星際異攻隊3》其次依照敘事學的互文性Intertextuality影響的概念,曾經看過許多類似科幻電影宇宙大戰電影的人,可能比較容易理解他們之間的關係,如果沒有看過之前類似的影片,這解讀的差異就非常大。
另外就是視覺的角度來看,敘事學的三個層次:敘事層、功能層、行為層,可以看出他們在表達與技術上的能力,會有許多的超乎想像的處理方式,但是終究隱寓與顯寓的功能充分能夠發揮在未來的想像的宇宙世界裡。

《星際異攻隊3》其實談的這部電影的隱藏的知識,如果沒有讀過地球編年史Zecharia Sitchin的觀眾,看得可能一頭霧水,如果沒有了解宇宙天文學的人,可能看了也是一頭霧水,如果沒有了解量子力學的人,看著也是一頭霧水,對於未來外太空生命的地球上顯現,這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隱喻,所以終究來說,不得不去懷疑跟佩服編劇與導演倒底他們靈感來自於何處?
這部電影有許多輕鬆愉快的音樂與節奏,對話相當的俏皮,與無厘頭,但是如果從生命哲學的概念來看的時候,也許這些就隱藏了一些生命的價值,當然這其中的歌曲有許多是富含意義的,所以這部電影可能真正在研究的時候需要看幾遍,去了解他們如何能夠串起一個這樣一個娛樂大眾的商業電影,以這樣子高成本的製作來看,有投資回饋其實相當困難,這也必須要去懷疑當初投資者的心態是什麼?其實,了解了當初創作及製作過程中皆有非常多的波折,通常一個好的生命寓意的電影,終究都是波折不斷的在創作過程中,這可以激勵許多想從事影視創作的年輕人,天下沒有那麼容易的工作,尤其是電影創作的工作。

《催眠狙擊》的未來虛擬說服

《催眠狙擊》是一部2023年美國科幻驚悚動作片。《催眠狙擊》(Hypnotic)是一部2023年美國懸疑動作驚悚片 由勞勃·羅里葛茲執導並與馬克斯·博倫斯坦編劇,班·艾佛列克、艾莉絲·布拉加、J·D·帕爾多、哈拉·芬利、戴奧·奧柯奈伊、傑夫·法赫和威廉·費奇納主演。

劇情講述一名偵探調查起一樁涉及自己失蹤女兒和秘密政府計劃的謎團。電影之所以驚悚,是因為它已經摧毁的人對於現實的「相信」意志,你如果不能夠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這將是一個什麼世界?《催眠狙擊》讓我們重新思考自己的眼睛,我們所認知的世界是否和所看見的一致?!這也許是個神話,但是從很早多起幽浮綁架人類的案例中,當事人與其他人都看到不一樣的畫面,或者是他的記憶被消除。

科幻電影往往具有啟示的效果,現在認為不可能的,在未來都可能會發生,而科幻電影往往就預告未來的世界,這是一種打預防針的效果,就像是有超能力的人往往擠身工作在魔術師中一樣,而這部電影驚悚的告訴我們,人類的眼睛及耳朵在這個世界上的頻譜中,是可以經由外力而被扭曲。現在的動畫技術,同樣也讓我們對於所看到的世界產生懷疑。這和這部電影的效果是一致的,請問大家要不要先去打這個預防針?

《義美超級爸》荒謬後的省思

《義美超級爸》是一部 2023 年美國喜劇電影,因為需要輕鬆一下,選了一個喜劇電影,發現其中對應電影功能重大手法,分享給同好。
這部電影由馬尼斯卡科(塞巴斯蒂安)主演,大致以他的生活以及他與父親薩爾沃(勞勃狄尼洛飾演)的關係為背景。塞巴斯蒂安告訴他傳統的意大利移民父親薩爾沃,他計劃向他的美國女友求婚,薩爾沃堅持要和她的父母一起共度週末。儘管他們的兩種文化之間存在衝突,並且最初被認為沒有任何共同點,但他們最終在暑假週末結束時成為一個統一的家庭。
就美國商務部或WTO貿易手段,美國電影的門票每賣出一塊錢,就會有100塊錢的美國商品被賣出,美國需要全世界的菁英移民到他們國家,所以當這代表美國文化裡的富裕、進步、寬容被全世界描素成一個烏托邦的世界時,顯然諷刺目前種族衝突嚴重的現在社會,可能並不是如此。

於是製作這部神話電影,鋪陳美國式的文化意圖,一個新義大利的美國移民,在美國的奮鬥,與前一代的新移民產生一個認知上的差別,沒有衝突,卻只有更加的包容,而產生的幽默喜劇,利用劇中美國獨立紀念日活動,及美國國旗,及美國式編劇上的幽默風趣,創造了一個現在式的美國神話電影故事,這說明當現在美國經濟社會產生困局的時候,美國更會推出這種意識洗腦的假象的現在喜劇,宣揚美式生活,讓我個人不得不佩服美國好萊塢是在推銷美國精神的意圖,大家在歡笑中潛意識的被故事洗腦。研究電影行銷!想找資金拍片的人,應該去看一看其中所使用的跨文化行銷策略推銷?

《詐製片家》 暮年演員的自諷

《詐製片家》(The Comeback Trail)是一部2020年美國年度爆笑喜劇電影,由喬治·加洛執導。由加洛(Galo)和喬什·波斯納(Josh Posner)共同撰寫劇本。這是哈里·赫維茲在1982年同名翻拍的電影。

《脫稿玩家》覺醒中的虛擬人類

《脫稿玩家》(Free Guy)是一部2021年美國科幻動作喜劇電影,由薛恩·李維執導,麥特·李伯曼和塞克·潘編劇。用電影《一級玩家》與《楚門的世界》合為一部電影來形容《脫稿玩家》,也算是貼切,電影真正帶給世界人類的是一種生命的暗喻,希望所有的有心觀眾能夠得到一些醒悟及啟發,電影真正是這個世紀裡對於人類而說是一個最重要且沉重的發明。